首页>保险资讯>万峰请辞新华保险一切职务 黎宗剑将代行董事长职权

万峰请辞新华保险一切职务 黎宗剑将代行董事长职权

2019-11-27 15:16:03 分类:保险知识    

  说走即走,不留一丝牵挂。万峰要谢幕新华保险(行情601336,诊股),请辞一切职务。1月16日,新华保险在港交所公布,收到万峰辞职函,因个人年龄原因;同日新华保险召开董事会,推举黎宗剑即将代行董事长职权。

  一天两会,仨高管要动一动

  新华保险公布,2019年1月16日,第六届董事会收到公司董事长万峰的辞职函。万峰,因个人年龄原因辞去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董事会战略与投资委员会主任委员、首席风险官、新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及其他一切职务,均自2019年1月16日起生效。

  2019年1月16日,经董事会召开的第六届董事会第二十九次会议审议通过,董事黎宗剑获推举代行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董事会战略与投资委员会主任委员和首席风险官职务,直至公司董事会选举出新任董事长为止。

  另外,董事会于董事会会议上决议指定公司副总裁兼首席财务官杨征,代行公司首席执行官暨执行委员会主任委员的职权,直至公司聘任新任首席执行官暨执行委员会主任委员时止。

  2018年三季度末新华保险的高管团队成员

  万 峰(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黎宗剑 副总裁 杨 征(副总裁)

  刘亦工(副总裁) 李 源(副总裁)

  龚兴峰(副总裁) 于志刚(副总裁)

  岳 然(总裁助理) 苑超军(总裁助理)

  刘起彦(总裁助理) 王练文(总裁助理)

  如此来看,万峰净身退场,将由排位第二的黎宗剑和排位第三的杨征来分别补位。

  新华的万峰时代

  上位时总会光彩绚丽,退场时总感觉黯然失色。每一位老总都有这样的一种感觉,也给市场留下这种感觉。万峰也一样,经历过“上”、也经历过“下”。

  四年前,曾传出原国寿股份总裁、原国寿集团副总裁万峰要赴任新华保险,市场曾经一片沸腾,认为新华保险要迎来一位真正做保险的掌门人,也有人认为万峰终于迎来了属于自己的一牌天地,可以在这一天地上尽情发挥。

  不论如何,万峰真的来了。

  2014年下半年,万峰辞别中国人寿(行情601628,诊股),赴任新华保险总裁一职。

  2016年1月12日,晚间,新华保险发布公告称,公司于当日在京召开第五届董事会第三十三次会议。会议逐项表决审议通过《关于提名公司第六届董事会董事候选人的议案》,其中同意提名万峰为执行董事候选人。2016年初,万峰接棒康典成为新华保险一把手,开始担任第六届董事会董事长。

  随后,万峰一步一步进,康典一步一步退。掐指算一算,万峰来到新华保险已有四年半,担任董事长也满三年。

  新华保险迎来万峰时代,也进入了转型时期。

  从2015年提早布局转型发展至2018年,新华保险转型应该说已经有所成效。因此对于2018年年底的转型收官战,万峰应该是颇有自信的,他曾在2018年年中经营分析会上表态,新华保险的转型发展已初见成效,但转型基础尚待加强,而2018年下半年就是新华保险由转型期到发展期的过渡阶段。

  智慧君梳理新华保险的保费收入情况发现

  2015年,保险业务收入1118.59亿元,同比增长1.8% ;

  2016年,保险业务收入1125.60亿元,同比增长0.6%;

  2017年,保险业务收入1092.94亿元,同比减少2.9%;

  2018年,原保险保费收入1222.86亿元(未经审计)。较2017年同比增长11.9%。这一保费收入数据实现了历史新高。

  万峰曾经制定的新华保险五年规划中,2016-2017年是转型期,聚焦于调整业务结构、夯实发展基础;2018-2020年则是发展期,聚焦于形成新的发展态势。下一步,万峰将退出新华舞台,这一规划的“后半场”将与他无关。

  万峰一语,股价遇上了黑天鹅

  1月7日,在沪指、恒指皆处于微涨的走势下,保险股一反常态全线大跌。其中最值得关注的是,新华保险股价遭遇重挫。市场多分析认为,这与新华保险管理层即将迎来变动不无关系。据多家媒体报道,新华保险换届在即,将产生新一届董事会和监事会,现任董事长兼CEO万峰或将不再连任。

  7日晚间,新华保险发布澄清公告称,本公司第六届董事会即将届满,目前正在筹划董事会换届事宜。本公司将按相关法律法规、交易所监管规则和《公司章程》等规定,正常履行董事会换届程序,并按要求及时披露相关信息。目前,本公司经营管理一切正常。

  包括新华保险在内的保险股的大幅波动,不仅只是受到万峰去留的影响,还与他的言论相关联。智慧君获悉,万峰曾在一次会上做寿险市场进行了深刻分析和预测。

  他对2018年(截至2018年11月30日数据)

  的寿险业务总结出五大特点:

  1、趸交保费负增长47.3%,几乎是断崖式下滑;

  2、首年期交保费截至2018年11月份,是负增长4.7%;

  3、承接大量2017年期交保费业务,续年保费增长36%,导致总保费到11月份是负增长0.5%;

  4、2018年首年保费负增长,产品出现较大变化,理财型业务大幅度下滑,负增长48%,但健康险业务增长了23%,也就是说2018年最大的特点是产品结构在发生转化;

  5、险企投资回报率下跌。

  万峰进一步表示,按寿险保费增长逻辑来看,首年保费2019年可能还是继续负增长,原因主要有三个:

  其一,理财型产品还会继续下降。2019年理财型产品业务预计会收缩,理财型产品总量将有所减少,原因主要在于当前市场流动性不足,银行资金仍然偏紧张,储蓄存款可能会继续下降。

  其二,从行业来看,过去以理财型产品为主,在2019年(其实2018年已经体现出来了)竞争力会大幅度下降。

  其三,健康险2019年会大幅度增长,增幅有可能超过30%,但它的体量小,增长额度不足以弥补理财型产品下降造成的缺口。

  所以,2019年首年保费预计还将负增长。

  回溯万峰的国寿时代

  万峰,1958年生,现在62岁。他于1982年获吉林财贸学院经济学学士学位,2001年获香港公开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2003年获南开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到现在,万峰从事保险已36年。

  万峰先后在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吉林省分公司、中国人寿香港分公司、太平人寿香港分公司、中国人寿深圳分公司任职。2003年起担任副总裁,2006年6月起任执行董事,2007年9月起任总裁,同时还兼任中国人寿保险(集团)公司副总裁、中国人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及中国人寿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

  万峰执掌中国人寿期间,推出涉及预算政策、业务运营模式等的多项矩阵式管理改革措施,比如对门店、柜台集中管理,构建纵横交错的经营指标和绩效考核指标。

  中国人寿的寿险业务长期占据国内三分之一市场,但近年来,万峰主导国寿由投资型产品向保障型产品的结构转型,国寿市场份额逐步下降。2009年、2011年出现保费负增长,2012年缓慢恢复正增长,2013年全面实现原保费收入3267.20亿元,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110.90亿元。

  2007年中国人寿调整后的净利润为444.86亿元,2008年受金融危机影响,调整后的净利润为191.72亿元,2009年净利润恢复到329.69亿元,2010年净利润微增至336.28亿元。

  因为受保险业增长疲乏的影响,2011年实现净利润183.56亿元,同比减少45.41%;2012年实现净利润110.51亿元,同比下降39.80%。随着保险业放宽投资,得益于投资收益,2013年实现净利润247.65亿元,同比增长123.9%。

  自2007年出任中国人寿总裁,万峰被冠以中国人寿“铁打的总裁”,经历了杨超、袁力、杨明生等董事长。现在,新华保险距离万峰渐行渐远,中国人寿则离得更远。现在中国人寿已进行王滨时代。

  万峰的三大赅世“金句”

  2017年6月,在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新华保险董事长万峰出语惊人:

  金句一

  整个社会政府对寿险的认识还是盲人摸象。

  什么是保险的本源呢?我觉得,首先我们要明确,保险公司,特别是寿险公司,我们是干啥的?所以我在这里提出,我们寿险是为客户提供生老病死残风险保障的,我们不是为客户提供“投资首选”的。

  为什么这个加引号?这是去年、今年,我们的核心主流媒体《人民日报》,去年有一次、今年有一次都提到这个问题,说他们通过调查,说保险已经成为老百姓(行情603883,诊股)投资的首选,我觉得这个真的是哭笑不得。保险是干啥的?保险不是搞投资的,保险是提供保障的。第二,保险是为企业和个人提供风险管理计划的,而不是提供理财计划和财务管理计划的。

  这么多年,我们营销员要不叫理财规划师,要不叫财务管理师,我觉得这些都脱离了保险本源。所以,在上次一个论坛上我提出来,我们的营销员应该是个人,或者是企业的风险管理师。

  这几年,我们寿险业务的发展,我是觉得由于偏离了保险的本源,所以我们从整个社会、政府,包括我们的客户,对我们的寿险认识,我觉得就是盲人摸象。有人说你也太狂了吧!这么多年发展这么好,你说盲人摸象?因为我认为,我们真正的寿险并没有去做,我们这几年做的虽然很大了,但不是真正的寿险。真正的寿险我们还没有经历过,所以我现在遇到很多人谈保险这的那的,我说你真正不了解真正的寿险是什么。

  金句二

  把“资产驱动负债”当作创新提出来,现在要付出代价。

  另一个我想说的,我们的寿险业务发展规律是先发展保障,后提供理财。从欧美市场、日本市场,整个发达市场都是经过了这个顺序的。而不是像我们过去突出理财、弱化保障。

  另外一点,寿险的发展要求的是资产与负债的匹配,这是最基本的规律,而不是我们前一段提出的“资产驱动负债”,我们把这个当作一个重大的创新提出来,现在怎么看?我们为这个创新,现在要付出代价。因为按照一般的寿险规律来讲,应该是先有负债管理,后有资产管理。全世界都是这样的,唯独我们想要改变这个规律,我觉得是非常难的,而且经过我们的尝试怎么样?还得回过头来去承认、去认可,这是最基本的规律。

  资产驱动负债,其实大家分析一下,从本质上讲,这就是为了满足资金的需要而去配置负债,比如,我先去找一个100亿投资的项目,跟人签了8%的回报,然后我去设计一个产品5%的回报,拿到银行去卖。这叫保险吗?我认为这不叫保险,这完全是为了你的资金去集聚资金。所以,在这些产品上我们为什么突出了理财弱化了保障?所以我觉得,这些都是值得我们反思的。

  最后一个,寿险的发展,寿险的创新必须明确整个寿险业发展方向是什么,寿险创新的发展方向我认为是为社会大众提供保险保障,而不是为保险公司提供快速吸收资金的平台。这个也不是我的创造,保监会的领导讲话也是这样讲的。

  金句三

  无论从监管部门和社会到政府,我就不明白一个事,你们为什么都去关注保险公司的保费收入?

  我想说一个问题,在全世界反应寿险的指标三个最关键的。

  第一,保费收入。

  第二,保单件数。

  第三,保额。

  这三个指标反应不同的是,保费收入反应的是保险公司的销售收入,保单件数反应的是保险的覆盖面,保险金额反应的是保障的程度。后两个指标才反应保险的社会功能,你有多大的覆盖面,提供多少保障。但是现在无论什么样的创新,围绕一个就是怎么样快速增加保险公司的收入,怎么提高保费的增长和收入。无论从监管部门和社会到政府,所有的人我就不明白一个事,你们为什么都去关注保险公司的保费收入?而不去关注保险公司给社会提供的覆盖面有多大,保障程度增长多少呢?

  我们看看这么多年的发展,我们跟国际上比什么样的状况?这个也是根据保监会相关的资料研究报告整理出来的,你看看在美国,一个是人均有效保单,一个是单均保额,一个是人均寿险保额。美国现在人均保单是0.7,日本是1.57,韩国是1.65,台湾地区2.4,我们中国只有0.09,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只有9%的人有寿险保单。

  我们再看保额,美国是50万,日本39万,韩国18万,台湾地区13万,我们只有3.9万,不到4万。大家想想,4万块钱可能都不够我们一年的人均工资。

  再看人均寿险保额,我们就更少了。美国44万,日本61万,韩国29万,台湾地区3万,我们只有5050元,每张保单的平均寿险保额才达到5000块钱,提供什么保障?

相关资讯